长河摄影网

主页 > 摄影迷 > > 正文

联合早报电子版:问道巴蜀
2019-01-12 摄影迷

陈小波:道教影像是你这十几年非常重视的一个题材,也花费了很多功夫。

王达军:我刚开始接触道教完全是偶然的。2003年,《四川画报》准备连续做两期介绍四川古镇的报道。我记得这天是农历五月二十八。上午10点左右,我们来到三台县郪江古镇,还没进街口,就听见人声鼎沸,锣鼓喧天,原来这里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城隍庙会。

陈小波:城隍产生于古代祭祀,经道教演衍为地方守护神。凡有城池者,就建有城隍庙。

王达军:道教是一个多神教,有天神和地祇。城隍属于地神,负责管理城镇一方平安,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出巡。城隍出巡的场面十分壮观,非常精彩!我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来这儿的摄影者还不多。 我那时拍的画面很干净,乡土味儿很浓。

2004年,《四川画报》第6期用58个页码做了“蜀中问道—四川道教文化寻踪”的大选题。

陈小波: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集中国古代文化思想之大成,我们的医学、数理、文学、天文、地理、阴阳五行等学问都与道教有关。中国人很多思想观念、道德修养和行为方式,或多或少都会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

王达军:你说得对。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德”为最高追求,以“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为宗旨,以“方术”为修持手段。道教讲求“天人合一,道法自然”, 追求长生不老、延年益寿,教导人们累功积德、崇善助人,对人的思想和社会稳定有积极作用。

东汉末年张道陵来鹤鸣山修道,创立 “五斗米道”,设二十四教区,也称二十四治,道教作为宗教正式确立。历经近两千年的风风雨雨,道教文化在巴蜀民间的影响依然留存,不少地方的道教文化形态非常丰富,这就为摄影家用图像的方式进行创作提供了绝好的题材。

陈小波:对你来说,确实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王达军:2011年,我们四川30个摄影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花椒欲望》摄影展,你是策展人。当时你看了我道教的一些图片就说不错,但我却没有满足。你看,我又拍了近8年时间。

陈小波:你那时基本上是按记录的方式拍摄的,现在有些不同了。

王达军:这些年国际交往多了,特别是好友钟维兴在做一个拍摄当代世界摄影大师肖像的项目。我们经常接触和交往的都是国际级摄影大师,自然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的思想观念、拍摄手法和影像呈现方式。

摄影的基本特性是记录和瞬间,是摄影区别于其他艺术门类最基本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进行各种尝试,探索摄影的多种可能性,拓展摄影艺术创作的空间和潜力。我们过去更多的是强调摄影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作为新闻报道我觉得应该坚持,否则就可能误导公众。可是作为摄影艺术创作那就不一样了。摄影由于自身的特性,做到相对客观比较容易,但是要真正达到高水平的主观呈现却比较难。我认为摄影首先是主观的,因为任何一个摄影者,他拿着相机去拍照的时候,为什么只选择这一点不选择那一点,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按下快门,而不是在另外一个时候按下快门?所以说他这一瞬间是主观的。但是主观的东西区别非常大,在呈现的图像上你的主观表达水平如何,艺术性多高,不同的拍摄者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因此,作为一个有追求的摄影师,应该充分打开自己的想象空间,大胆使用各种形式和手段,让你的作品更独特、更具艺术个性、更有艺术魅力。

陳小波:我赞成你这种思考,所以你现在拍的道教与过去拍的人文题材就有所不同。

王达军:道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希望能够体现民族特色,把道教精神、道教理想以及道教在巴蜀的状态用图像做出独特和主观的艺术解读。

比方说我爱用慢速拍摄,因为我过去拍风光几乎都要用三脚架。可是现在是拍人,而且要一次把它拍成。快门速度到底用多少?1/15秒?1/8秒?还是更长时间?快门速度太高,画面没有动感效果;太低,主体又模糊了。因此你一定要使用合适的快门速度,而且要有预见性,准确把握好拍摄时机。道教的斋醮科仪是庄严、神圣和严谨的,绝不能干扰它。

陈小波:就好像我们要敬畏和尊重大自然一样。

王达军:在一个秋风瑟瑟的晚秋时节,青城山上清宫后边的一个平台上铺满了落叶,一位年轻的道长在上面悠然地弹着古琴,远处飘逸着一点淡淡的烟雾,呈现出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融合。

你看我拍的这张八卦图,阴阳八卦里面隐约能够看到白发老子像,这就是采用了多重曝光。还有一张高功做法事的照片,整个画面有一种虚虚实实的感觉,这也是用了多重曝光。多重曝光在技术上非常讲究,要尽量减少多次曝光的痕迹,画面中不出现过多的重影。

陈小波:你还用其他方法吗?

王达军:我现在用得最多的是闪光灯,不光室内使用,大多时候室外也用。除了机身上的小闪光灯外,另加1个便携式的大闪光灯,由摄影助手操作,你拍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拍摄时快门速度稍慢一些,利用闪光灯将瞬间凝固,再根据需要晃动相机。这样虚实效果就出来了,可能就会有道教那种“玄之又玄”的神秘感觉。有时看到拍出来的图像,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陈小波:这说明方法在创作中的重要性。

王达军:其实方法和原理并不复杂,一说大家就知道,关键是你要去大胆尝试。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方法一定要为题材和主题服务,一定要跟你所表现的内容相吻合,否则,就可能不伦不类。我们还是要讲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方法和形式一定要适合题材内容的需要。我现在拍的照片虽然有客观真实的一面,但已经不是那种纯记录性的东西了。它体现的是我对道教的艺术理解,是自己的独特视觉和主观的呈现方式。

陈小波: 达军,今天这个谈话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地回溯你、还原你、分析你,让我对你产生了更深的敬意,并找到你为什么在中国摄影界具有既独特又重要的位置的原因所在。

这么多年,你把摄影当着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既有坚持又追求创新。你敬畏大自然、感恩时代和社会,所以能更自觉地完成一个个新的目标。你这十几年默默做的道教题材,已经不是简单的记录与呈现,而是来自心灵、来自情感、来自你独一无二的艺术基因。

我一直以为,历史会站在那些贡献出优秀影像的摄影人一边,在那儿,影像将比我们活得更长久。

长河摄影网 君峰徕卡 摄影圣经 手机摄影手册 张张丽摄影 摄影早自习 咔啪 米拍 摄影迷

720云全景摄影网,关东摄影网,美空网人橡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