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摄影网

主页 > 米拍 > > 正文

祝甸吧:中亚五个斯坦国未来有没有可能会统一成一个国家?
2020-08-01 米拍

在正式进入分析前,第一部分我们需要理解什么是区域合作机制。区域合作就是地区间的合作,经济学所说的“合作”,其含义不一定仅指利他主义行为:我帮助你,你也要帮助我。合作博弈中的均衡;是非博弈的均衡,只要该均衡能使双方受益。只要是有序的竞争,就是合作。

区域经济合作最大的挑战是怎样构思出一种策略和政策,使每一个国家或地区通过整合带来机遇,创造真正的合作伙伴关系,从而达到共同的繁荣。当今,世界上也有许多比较成功且成熟的区域合作机制,如欧盟、北美自贸区和亚太经合组织等。以欧盟为例,二战后随着经济的发展,欧洲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感到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和国际地位,促进经济的发展,有必要加强相互间的合作。1952年,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组成“欧洲煤钢联营”。1958年,六国又组成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联营”。经过长期的合作和联合,1967年,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等六国发起并建立了“欧洲共同体”组织。

欧共体成立后,成员国数目不断增加,相互之间合作日益密切,促进了成员国的经济发展,也提高了欧洲共同体在国际上的地位和作用。1993年,欧洲共同体发展为欧洲联盟。从欧共体到欧盟,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从经济合作扩展到政治、军事、科技、甚至法律。反映了经济的一体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趋势。

接着,我们来分析一下中亚五国的合作发展进程。事实上,最早中亚各国其实没有所谓的民族概念,然而苏联时期出于方便管理的目的,从苏联实施民族政策也强化了大家内心民族妮可罗宾被h种子的概念。实际上中亚地区虽然在文化、习俗等方面有差异,但是总体上共同性一定大于差异性,比如中亚国家间语言、文化都存在相近性。那么如果说大家形成的统一体的基础还是存在的,区域经济之间也就必然有互补性。但在当今时代,我觉得在对外的区域合作方面,各国还是比较敏感的。在寻求合作的同时,它们可能还是会注重差异性要多于共同性。换句话说,建立中亚地区范围的各方面如经济政治联盟,进行深入合作是有可能且合理的,但是完全形成一个国家的难度却还是非常大的。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决定因素决定了中亚国家最后合并成一个国家的可能性不大。中亚区域的自然资源非常丰富,被世界视为所谓的“心脏地带”。在这个情况下,可以认为哪个国家如果控制了中亚这片“心脏地带”就等于控制了世界各国所依赖的资源,也就等同于控制了世界。那么其实在这个因素的影响下,大量的大国都在持续地进行博弈,包括美国、俄罗斯、欧盟、北约甚至还有中国、日本等国都经常因为中亚资源问题存在一些纷争。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国家目前会希望中亚地区国家进行完全合并,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这将会严重改变世界格局,威胁到目前不少的大国。

因此总的来说,在未来亚洲的合作趋势可能还是以区域合作为主,但不仅仅是仅限于中亚地区进行区域合作,合作的范围也许还会不断拓展,囊括亚洲其他的有利益牵连的相关大国如中国、日本、俄罗斯以及印度、伊朗等,各国一起进行区域合作优势互补,实现互利共赢的发展。

中亚五国还会再次统一吗?|Booker不客

2005年2月18日,执政长达14年的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议会发表国情咨文时充满激情地说“中亚近500年来首次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地区。大国为自己在区域内的经济领导地位而争夺,我们对待这一全球地缘经济问题的立场正确与否,显得非常重要。现在我们面临着一个选择,是继续充当世界经济永久原料型的附庸、等待下一个帝国的到来,还是走向中亚地区正规的一体化?我希望是后者。我们未来的一体化,是通向地区稳定、进步和经济独立的道路。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地区才会得到世界的尊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安全保证,并有效地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作斗争。我建议成立一个中亚国家联盟。”

由此,联盟的声音自苏联解体后再次出现在中亚上空。然而,除了吉尔吉斯斯坦积极响应外,其他中亚国家皆沉默以对。苏联已经过去27年,中亚能否再次走向统一,统一的中亚能够带来什么?今天的文章,就让我们来探知中亚未来再次走向统一的可能性。

『 统一,中亚共同的记忆

对于中国人来说,遥远的“夏商周”创造了统一的文化,这种文化赋予了乱世诸侯一统华夏的使命与野心。对于中亚来说,辽阔的俄国和强大的苏联就是它的“夏商周”,它们虽已远去,却让曾经统一的历史存留于中亚民族的记忆之中。

其实,统一纤腻米维素试剂的中亚远不止俄国和苏联,早在公元9世纪,波斯人所建立的萨曼王朝就统一了中亚大部分。而在10世纪到13世纪间,突厥人逐步强大,几乎整个中亚都成为突厥人所建立的喀拉汗王朝、加兹尼王朝、塞尔柱王朝的领土,此后蒙古人入主中亚,中亚归属于察合台汗国。

14世纪中期,突厥贵族帖木尔以中亚撒马尔罕为中心,建立强大的帖木尔帝国。此后锡尔河北部的乌兹别克人南下,建立起乌兹别克布哈拉汗国,取代了帖木尔王朝的统治。19世纪末,四处扩张的沙皇俄国统一了中亚各国并使之成为帝国广阔领土的一部分。俄国十月革命之后,苏联继承沙俄衣钵,中亚成了苏联的一部分。从波斯人到突厥人、从蒙古人到俄国人,中亚虽几度易主但却长期保持了相对统一的历史局面,这是中亚共同的记忆,它为中亚再次走向统一提供了历史依据。

1991年,一纸《主权国家宣言》让苏联广袤的中亚部分一夜之间变为五个主权国家。与解体后的俄罗斯和波罗的海三国不同,独立后中亚五国仍然保持兄弟般的关系。这种密切的关系很大程度得益于他们的领导人。苏联解体后,中亚五国领导人长期执政,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有着浓厚的苏联情怀。他们成长于苏联时代、学习于苏联时代,在苏联时代走向各加盟国权力的巅峰,这些因素如同血液一般在他们身上流淌,苏联这个大家庭虽早已不复存在,但中亚五国曾经一家人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这将为中亚再次走向统一“添砖加瓦”。

『 统一,意味着更强大

二十一世纪以来,经济全球化席卷全球,经济一体化风靡各地,各国力求通过经济一体化打通国家经贸往来障碍。经济一体化必然导致地区共治进而推动政治一体化,欧盟正是这一理论的产物。苏联解体后,中亚五国“抱团取火”,政治经贸往来密切,共同度过了解体后经济改革转型的艰难时期。1994年 “中亚经济联盟”成立,四年后更名为“中亚经济合作组织” ,从而开始了中亚经济一体化进程,为中亚走向联合统一铺平了道路。

统一的中亚将更有力地应对苏联遗留的环境恶化与生态破坏问题。从1954年开始,苏联用了短短十年时间就从中亚地区开垦了约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苏联粮食年产量随之增加了三分之二。但很快苏联就为这种无视自然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960年中亚境内接连出现了大面积黑风暴,仅哈萨克新垦区农田就被毁约20万平方公里,新垦区农耕系统几乎瘫痪,连上千公里以外的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南斯拉夫都尘雾迷漫。

更要命的是,苏联在卡拉库姆沙漠附近修建卡拉库姆列宁运河,每年从咸海水源阿姆河和锡尔河中调水截流大量河水灌溉农田棉田,导致下游的咸海水位急剧下降,面积骤减,进而分裂成相对独立的两部分。

为保护北咸海,2003年,哈萨克斯坦修建大坝阻断了咸海南北流通。然而,这种截留举措无异于给几乎位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南咸海判了死刑。由于缺乏北咸海补给,南部咸海在水面持续下降之后成东咸海和西咸海两部分并面临彻底干涸的危险。

无论是沙化的耕地还是锐减的咸海,都与发源于帕米尔高原的河流息息相关。然而这些河流往往流经中亚多国,经由各国打算的河水根本难以拯救日益荒芜的耕地和日渐缩小的咸海。哈萨克斯坦修建水库正是这种利益纠葛与短浅目光的产物。中亚环境与生态的恢复需要一个联合或者统一的中亚。

『 统一,充满未知

然而,中亚的再次统一也充满了未知与不可能。五国虽然历经数次统一,但这种统一往往使它们在风光一时之后迅速衰落,最终以分裂走向失败。强大的苏联时期,中亚作为超级大国的一分子风光无限,但苏联的解体又给中亚以重创,这种危害延续至今,很多中亚国家自苏联解体后经济一蹶不振、社会长期动荡不安,这让中亚国家再次面对统一问题时变得谨小慎微。

如果说曾经的失败对结盟只是一段灰色的记忆,那么民族问题就是统一面临的最大挑战。中亚虽然纵横千里于亚洲腹地,但诺大的土地上没有一个居于绝对多数的民族,这对于一个稳定的国家至关重要。自国家诞生以来,因民族问题先后灭亡或分裂的国家数不胜数。雄踞中欧的奥匈帝国曾经盛极一时,但却没能像英法一样历经一战而保持统一,最终随着一战的结束而分崩离析,没有主体民族是压死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历史竟如此相似,如今的中亚,又怎么不是当年的奥匈帝国?从这个角度看,中亚再次统一,将何其艰难。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中亚国家的领导人在慢慢老去。中亚各国相继进入了新老交替权力更迭的时期。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因郁金香革命而流亡海外,紧接着2006和2016年时隔十年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和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相继病逝。

五国之中只剩两国总统健在,而健在的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又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国内反对浪潮迭起。继任的领导人没有苏联背景,苏联的记忆与情怀逐渐褪去。中亚在过去二十年没能走向统一,未来这种可能势必变得更加渺茫。

1995年12月12日,第50届联大通过决议,承认土库曼斯坦为永久中立国。2001年,中亚同中国和俄罗斯创建上海合作组织,中亚四国赫然在列却唯独不见土库曼斯坦,永久中立特征开始凸显。2005年,正值土库曼斯坦成为永久中立国家十周年之际,土库曼斯坦公然宣布退出独立国家联合体,成为苏联解体后第一个退出独联体的原苏联加盟共和国,这让曾经兄弟加同志的中亚其他四国和俄罗斯愕然。在他们眼中,土库曼斯坦成为永久中立国的伊始,就是中亚再次统一期望的终结。

神秘的西域,辽阔的亚洲中心,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古城撒马尔罕的阳光依旧明媚,一望无际的哈萨克草原万马奔腾,未来的中亚,统一与否?或许它的命运不会听任于他国,因为它的明天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虽然静夜史很希望中亚五国能够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中亚五国统一成一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为什么这么说呢?静夜史认为中亚五国走向统一要受制于内外多方面因素,比如:

1、中亚五国内部并不和谐

今日的中亚五国,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国,面积400.34万平方公里。

历史上,中亚五国曾出现过数个强大的地区政权,但并未真正真正统一中亚地区,比如萨曼王朝、塞尔柱王朝、花剌子模、察合台汗国以及帖木儿帝国等。除了这些割据政权,历史上,汉朝、唐朝以及清朝先后统一西域,将势力范围延伸到中亚地区。

而随着18世纪沙俄势力的东扩,中亚逐渐成为其势力范围,并在19世纪末成为沙俄的一部分,至此沙俄成为俄国的一部分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

因为中亚五国位于亚洲的中心位置,东部受到中华帝国影响,西部受到阿拉伯的影响,南部受到波斯影响,北部则受到游牧民族和沙俄影响,因此中亚在历史的变迁中不断演化。

今日的哈萨克斯坦等五个国家,之所以后面都有一个“斯坦”,说明其是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即深受突厥化的影响。

因为各势力的走马轮换,今日的中亚五国仍旧没有一个民族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这对于中亚五国走向统一极端不利!

十月革命后,列宁提议沙俄境内的各民族在人数达到一定要求后可以独立建立自己的国家,然后以自愿的形式加入苏联大家庭。

1924年乌兹别克、土库曼2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加入苏联。1929年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加入苏联。1936年12月,原属俄罗斯联邦的哈萨克和吉尔吉斯2个自治共和国改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加入苏联。

列宁去世后,斯大林上台,为了加强对中亚五国特别是哈萨克的控制,斯大林将大片俄罗斯的土地划给哈萨克,意图以加大哈萨克境内俄罗斯族比例的办法加强对哈萨克的控制,不曾想苏联解体,俄罗斯损失了大片土地。

虽然哈萨克占到了领土的便宜,但是因为俄罗斯族的加入,导致哈萨克民族的比例下降,更加难以实现内部的统一,不得已哈萨克斯坦迁都阿斯塔纳,抵御俄罗斯的影响。

苏联解体后,西方势力趁俄罗斯孱弱,开始向中亚地区渗透,其中土库曼斯坦和美国等关系密切,并成为永久中立国。其他四国虽然没有宣布永久中立,但是相互间的认同感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渐行渐远。

由于周边势力的大相径庭,中亚五国表现出的差异越来越明显,这都导致了中亚五国难以协调一致,更遑论走向统一。

2、周边势力从不希望中亚统一

作为亚欧大陆的中心,中亚五国深受周边势力的影响,这些势力不仅仅是历史上的游牧民族等,在苏联解体后,中亚五国面临的局势更加复杂。

简单说来,除了传统的大哥俄罗斯,中亚各国还深受西方国家的影响,我国在中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其经贸合作的领域也越来越宽广。

而在这些大国之外,南亚的印度和西亚的土耳其也来横插一刀。雅利安人从中亚南下统治印度,印度人将中亚看做自己的根;中亚的今天深受突厥化影响,所以土耳其人认为中亚和自己同根同源。

在这样的条件下,中亚地区成为各国争夺的角斗场。

俄罗斯经历了长达10年的休克疗法,虽然至今经济仍未有较大起色,但是俄罗斯仍然提出了自己的重返中亚的战略。不过随着各国老一辈领导人的故去,新一代领导人和俄罗斯的关系势必更加渐行渐远。

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直关注着中亚局势的发展,除了倡导建立上合组织,还提出“一带一路”战略,直接将中亚纳入协同发展的格局之中。

对于俄罗斯而言,中亚地区是名副其实的腹心地带,因此中亚成为西方国家争相渗透的地区,使得中亚成为围堵俄罗斯的重要战场。

苏联解体后,我国西方国家新的威胁,因此西方国家在中亚地区布置的基地也可以对我国造成巨大的威胁!

从海上的三道岛链的,到围绕我国大陆的“C”形包围圈,中亚成为西方国家围堵我国的重要一环。

这样一个重要的地区,任何势力都像得到制,但又不希望其太过强大难以控制。所以维持当下的分裂状态符合各国的现实利益。

所以,即使中亚五国摒弃争议,决定组成一个大家庭,其外部虎视眈眈的势力也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祝甸吧

长河摄影网 君峰徕卡 摄影圣经 手机摄影手册 张张丽摄影 摄影早自习 咔啪 米拍 摄影迷

720云全景摄影网,关东摄影网,美空网人橡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