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摄影网

主页 > 咔啪 > > 正文

青朱出入图:姜健&姜一鸣:是父子,亦是朋友
2019-10-05 咔啪

三生教育网
场景,鹿邑,1994,姜健 摄

姜健说这一生他做过两件事,一个是音乐,一个就是摄影。他曾在河南省歌舞团当过首席中提琴手,也正是因为有了拍摄舞台剧照的便利和契机,才让他拿起了相机。这一拿,就再也放不下。

1984年后,姜健调入河南省文化研究院,做“十大文艺集成.志书”的文化项目,一干就是十年。“这个项目是对我的锻炼,是我认识摄影的过程,让我对摄影的文献性、记录性以及本质意义都有了清楚的认识。”1993年,姜健凭借专题摄影《场景》一鸣惊人,七年后《主人》系列摄影作品奠定了他在中国摄影界的地位。

1981年,姜健的儿子姜一鸣出生了,他也自然成了姜健经常拍摄的“小模特”。也许连姜健也不曾想到,就是在这日复一日的“被拍”中,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儿子未来的选择。

姜一鸣从小性格温和平顺,姜健也是个极富包容和民主的父亲,因此在这对父子的相处中,似乎少了一些传统父子关系中的“隔阂与冲突”,多了一份如朋友般的平等与相知。

三生教育网
场景,罗山,1989,姜健 摄

与姜健、姜一鸣对谈:

请姜一鸣简单谈谈在摄影道路上的成长历程。

姜一鸣:我高中在省内一个艺术学校学习摄影专业,算是摄影启蒙。后来顺理成章在大学本科阶段也读了摄影,毕业后又在中央美院读了一年进修班。在进修班的一年时间,也刚好是中国当代摄影的萌芽时期。我们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在一起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尝试,也奠定了我早期的拍摄方向。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主人,河南宝丰1997,姜健 摄

那时候我的作品受父亲影响很大,例如《我的幼儿园》等都属于环境肖像类作品。一直到2010年左右,我一直在做职业艺术家。如众多当时的职业艺术家一样,我遇到最大问题就是作品的推广。我会拿着作品跑画廊,寻找策展人合作,但进展一直不是很顺利。2012年,我开办了时光空间画廊(TimeSpace Gallery),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有实体店面的画廊,而是通过参加各种艺术博览会、摄影节等,去代理和推广国内外艺术家、摄影师的作品。这种经营模式很快得到一些国内外艺术家的认可,同时也遇到了一些不错的客户。

在姜一鸣小时候,父亲是否教他用过相机?

姜健:他四五岁的时候,我经常带他去拍照,主要是拍他,也是为了练习拍摄人像。这在后来可能潜移默化地对他形成了一些启发和引导作用。他经常学着我的样子,拿着相机对着外面的景物和人瞄来瞄去。后来一次带他回东北老家,在火车站我让他帮我拍一张照片留影,结果胶卷冲出来发现,他拍的画面横平竖直、规规矩矩。那时我突然觉得,这个孩子在拍摄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因此在选择专业时,我建议他是否考虑一下摄影,有意地引导了一下。我是有一些私心的,一方面孩子如果做摄影,在我熟悉的领域多少可以帮衬到他,另一方面也希望他能继承一些我在物质和精神方面的东西,让我的影像不至于荒废。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我的幼兒园,姜一鸣 摄

在姜一鸣选择摄影专业时,是自己的决定还是父亲的安排?

姜一鸣:我们家很多事情是商量着来,我当初选专业的时候,父亲首先询问了我的想法,问我想不想选择摄影专业。当然,他也告诉我,在这个他熟悉的领域,自然可以帮衬着我一些。我性格一直不是很叛逆,从小看到父亲拍摄的照片也觉得很有意思,就顺其自然地选择了摄影。

父亲很早在摄影圉就比较有名气了,从业后,这会给你带来一些压力吗?

姜一鸣:我的性格比较平和,对此没有特别大的反应。这些所谓的压力可能并不来自于父亲,而来自于同行。有时一些“叔叔辈”的同行会对我说:“以后就看你啦,要超越你爸爸啊”之类的话。也许某个时间段,我也有过抵触情绪,但现在不会了。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我的幼儿园,姜健 摄

在摄影方面,父子问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姜健:姜一鸣的荣誉感不是特别强,对于获奖、参赛之类的事情兴趣不高,也不太在乎。我觉得做摄影,这也许是个优点。有一件事我印象比较深刻。当时他在学校拍过一个作品,叫做《最后的晚餐》,灵感来自于达芬奇著名的同名油画,作品构思是他的一个同学一人在画面中扮演了13个不同的角色。但是后来由于摄影界包括美术界有一些类似的作品出现,他就坚决没有将此作品发表。为此我还劝解过他,并不一定要做出大师级的作品才能发表,很多好作品是在发表和传播的过程中不断被完善的。但他有他的固执和想法,最终那幅作品还是没有面世。

姜一鸣:让我感受深刻的是父亲的一些观点和看法,在我年轻时并不在意,但随着职业的历练和工作的深入,发现父亲的一些观点其实非常深刻,思维方式也很独到。

会在工作方面征求对方的意见吗?在观点上出现过争执和意见不统一的情况吗?

姜健:儿子从来不和我争辩,但其实我知道我的一些理念他并不完全赞成。慢慢我也发现,如果一直用自己的理念让儿子去做他的摄影是不对的,要给他一些空间。事实也证明,他完成得非常好。年轻一代的审美和对世界的认知与我们还是有不同的,虽然他们仍然在寻找方向,但确实会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姜一鸣:我和父亲会经常在一起探讨,但是几乎不会出现僵持不下的争执。在拍摄《我的幼儿园》系列照片时,拍摄方案就是我与父亲在前往拍摄地路上的20~30分钟内沟通确定的。他询问了我拍摄计划,我说想让小朋友们讲讲梦想,长大想做什么,然后帮他们实现,再拍摄一些已经长大的毕业生,看看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有个对比。随后在探讨了一些细节的可操作性后,拍摄方案就这么迅速的确定了。我和父亲的沟通一直没有什么障碍,是一对默契指数比较高的父子,这也使我们共同探讨问题的效率非常高。

当然,意见不统一肯定是有的。这种时候,我一般会直接去做一个实验性的执行,拿出一个可视的效果,再去问父亲的意见。其实对于照片来说,真正看到效果后,优缺点就一目了然了。

三生教育网

三生教育网
六道,姜一鸣 摄

談谈彼此作品风格的相同点和不同点?

姜健:我们的相同点是作品都以静态肖像为主,我俩还共同合作过系列作品《我的幼儿园》。不同点应该是他的想法比较超前,我则相对更加现实,这也许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某种特性吧。我们这一代相对更有责任感,因此也希望拍下的影像可以带着某种责任和精神。而姜一鸣这一代则更加的开放、活跃和包容。

姜一鸣:相同点应该是我和父亲都学过音乐,他学的是中提琴,我学的是钢琴。在我看来艺术的表达是相通的,都是对人脑细胞进行一个刺激,无论是用耳朵还是眼睛接收。不同点是我还在寻找更多的可能性,而他虽然也会大量获取信息,但年龄大了还是会怀旧,他会把以前的一些照片和想法重新拿出来,再做整理和策划。

从父辈的摄影经历当中学到了什么经验和品质?

姜一鸣:父亲曾经告诉我,拍人的时候要平视,相机不要太高或者太低;如果作品挂到墙上,也要保证作品中的眼睛跟大部分观者是平视。因为人是平等的,直视他人的眼睛也是对人的尊重。这一点非常触动我,从最细腻的情感出发去看待你的被摄者或者景物,拍摄者用什么方式,什么态度去看,非常重要。

借此次采访,和对方说一句心里话?

姜健:摄影是一个有传承的艺术,我希望摄影能够在姜一鸣这一代得到发扬和真正有效的传承。他的工作应该对中国摄影甚至是世界摄影做出一些贡献。

姜一呜:争取过几年就让父亲退休,让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长河摄影网 君峰徕卡 摄影圣经 手机摄影手册 张张丽摄影 摄影早自习 咔啪 米拍 摄影迷

720云全景摄影网,关东摄影网,美空网人橡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