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摄影网

主页 > 咔啪 > > 正文

重生之将门农妇:寓言
2019-01-11 咔啪

4月16日,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及资生堂优秀摄影师奖评选结果正式揭晓,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寓言》也同期开幕。本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奖获得者为良秀、资生堂优秀摄影师奖得主为张之洲。入围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的20位艺术家,由特邀评委冯博一先生及三影堂初选委员会从350位参选者中评选产生。由泰特现代美术馆摄影和国际艺术高级策展人西蒙·贝克;摄影艺术家、电影导演蜷川実花;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及总监、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联合创始人及总监、摄影艺术家荣荣;德国摄影艺术家托马斯·鲁夫组成的国际评委团,在展厅与参展艺术家一一深入交流后,通过三轮投票决出大奖获得者。资生堂优秀摄影师奖得主则由资生堂(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信息沟通本部本部长久保井一裕先生、资生堂画廊总监伊藤賢一朗先生评选得出。

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奖作品阐述:

目光是聚焦的,情感是集中的,社交是群体的,关注是闪耀的,边缘,意味着被抛弃。每个人努力维持在标准以内,并带着制裁的鞭子给予之外的人蔑视、议论、伤害,在这种审判下表露真正的自己、接受缺陷的自己是一件艰苦又煎熬的事。我在边缘中生长,我曾是它的受虐者,现在是它的外交官。用呈现黑暗的方式来追求光明是我和它共同的希望,既然享受生活带来的欲望和美好,就要接受它的阴暗和差异,除了未知死亡的太阳,没有谁可以永恒光明。

良秀

22岁,来自山东,2007年辍学,奔波于生活;2016年5月开始接触摄影。良秀认为在不恶意伤害他人情况下,任何嗜好行为和生活方式以及特殊群体,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不该为此受人指点、受人歧视、受人欺压。良秀想做的和要做的,就是通过照片的直观方式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看见的每一个人。

资生堂优秀摄影师奖——《三个摄影师》

我虚构出了三段摄影师的故事,摄影师Q、M、T的一些特质均在某段时期存在于我的内部。我进入他们的角色,将这些特质放大并演绎,借用他们的眼睛与身心去重新观看我的家庭相册和一些我很早之前拍的照片,并翻拍和截图形成三个结构松散而相对独立的图片集。

这些图片被抽离原有的功能和视觉语境,随之即被摄影师Q、M、T的审美经验所侵蚀。

张之洲

1985年生于北京,毕业于英国创意艺术大学摄影系,现为自由摄影师,同时进行写作实践;

2014年,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济南;

2016年,“虚构叙事的转向”,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厦门;

2017年,“凝视与出离”——其门艺术第四回,其门画廊,北京。

(第54、55页同为张之洲作品。)

入围作品:

《Zona Rossa》系列

多媒体作品Zona Rossa以意大利维苏威火山为样本,探讨了“危 险”这个概念是如何被人类社会定义、感知、再现和应对的。作品混合使用多种视觉材料,包括摄影、电影片段和文本,从不同角度再现了维苏威火山的多重属性:它不仅是自然物,同时也是政治、宗 教、历史、文化和科技的操作对象。

作品包括:照片和訪谈视频,来源于我自2012年至2015年对维苏威地区的数次造访与拍摄采访;电影剪辑视频《庞贝末日》,剪辑自多部关于维苏威火山的影视作品片段;书信片段,节选自古罗马政治家小普林尼的关于维苏威火山爆发的书信;文本,来自意大利民防部发布的维苏威火山区应急预案。

这一作品于 2016 年集结成摄影手工书。

陈海舒

1986 年生于中国福建省福州市 , 现工作生活于德国卡尔斯鲁厄;陈海舒以摄影作为主要媒介,并混合使用多种媒介,如文本、视频、电影和摄影书等,作品关注当代社会中人类的生存状态、集体情感和共同记忆;曾参加德国莱比锡摄影节、丹麦奥胡斯摄影书周、连州国际摄影节、abC艺术书展等国内外展览,并获得德国Spector Books 图书奖、图虫网“摄影书房”佳作奖、德国卡尔斯鲁厄媒体与艺术中心 (ZKM) 发展基金会奖学金等奖项。

入围作品:

《银河朗读会》

银河朗读会是我偶然看到的一个参加自由的、以朗诵诗歌和散文为主的兴趣小组。起初,由于我对诗歌的喜爱和它带给我的某种神秘感的驱使,我很想去加入他们。我通过网络搜索到了他们的主页,对他们的活动流程和内容以及参与者的身份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最终,我没有参加,我担心如果真的直接与它建立联系的话,有些东西可能就不会存在了。我想始终以一个窥视者的身份,远远地看,就像风筝一样。我想,人与人,事物与事物之间的距离也许就是诗意存在的地方。

于是,我用照片搭建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银河朗读会,没人在说话,但可以听见。

邓云

1983年生于山西太原,现工作生活于日本横滨;

2011年,入围色影无忌新锐摄影师奖;

2014年,济南摄影双年展资助奖。

入围作品:

《赫菲斯托斯》、《该隐与亚伯》、《视界》

一 、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希腊神话中的火神,相貌奇丑,却能带来希望与能量。

二、该隐与亚伯(Cain & Abel),圣经中亚当与夏娃所生的一对兄弟,因妒忌而心生背叛,最终被上帝流放。

三、视界(Event Horizon),天文学名词,黑洞的边缘,当包括光在内的一切事物到达此临界点时,便再也无法逃脱。

高明昔

1992 年1月15日出生,摄影师、宇宙星辰爱好者。

入围作品:《错觉》系列

中国俗语有“理不歪笑不来 ”、“无巧不成书”,说的是日常事物循规蹈矩的话就平淡无奇,若有误会巧合才会有趣。影视、戏剧等视觉艺术里把常规的人物事件错位组合就有了故事、有了“意思”。我拍摄人和自然景物各式有机的结合、巧合,形成错觉、荒诞、各种有点“ 意思 ”的画面。艺术家创作作品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也许正是客观世界投射到内心的“错觉”吧。

高鹏

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在北京;

2013年,“能见度”当代艺术e驻地创作展,石家庄美术馆,石家庄;

2014年, 北京ONE国际表演艺术周,方家胡同,北京;

2015年,IPA 国际摄影奖中国区FINE ART银奖;

2015年,“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展十佳创意摄影师;

2015年,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长江当代美术馆,重庆;

2016年,第三届CAFAM双年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2016年,第三届亚洲青年艺术家提名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入围作品:《尘埃》系列

记忆就像尘埃

在窗前浮动

闪烁着

进入明天

顾奔驰

1979 年出生于上海;

2008年,爱普生彩色影像大展,爱普生艺廊,上海、北京;

2009年,“群落?群落”,万盛园美术馆,北京;

2010年,“超视界”——青年艺术家联展,喜马拉雅美术馆,上海朱家角镇;

2012年,中俄文化交流年“NEW DIRECTION”展,MOMA当代美术馆,莫斯科,俄罗斯;

2013年,“双城故事”——李增国、顾奔驰二人艺术联展,阁蕊莉画廊,上海;

2014年,“构造学”,Fabrik画廊,香港;

2016年,陈丹阳、顾奔驰双人联展,G-COLLECTION画廊,上海。

入围作品:《被遗弃者》

我出生于计生年代,从小很想知道,这个政策给无数中国家庭所带来的影响。2014 年至2015年,我走访了30个在美国长大的中国弃婴,我被她们的故事吸引。她们在“我是从哪里来”的问题困扰中长大,在她们的生命中,掺杂了更多的救赎与忏悔、怨恨与宽容。她们试图与自己的过去和解,寻找亲生父母。2015 年10月29日,中国政府宣布停止“一胎化”政策,允许所有家庭可以有第二個孩子。当晚,一个美国妈妈给我发来邮件,她说,她的中国女儿问她,中国妈妈是不是在寻找她?无从考证到底有多少孩子在实行“一胎化”政策期间被遗弃,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中国有超过60万名孤儿。对于很多遗弃孩子的家庭来说,当年计划生育政策的加紧实施,是遗弃孩子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在重男轻女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更加重了遗弃女婴现象的出现。

韩萌

常住北京,摄影师、导演,现供职于Sixth Tone,2003年~2014年,就职于《新京报》,任资深摄影记者和Getty Images的签约摄影师;2014年~2015年,获美国国务院富布赖特-汉弗莱奖学金项目,赴美做访问学者,并就读于马里兰大学新闻学系,在美期间,获得新浪纪实摄影基金,完成图片故事《中国孤儿在美国》,于上海IG映画廊展出;回国后,获得腾讯谷雨非虚构项目基金支持,完成《江南弃儿》图片故事,并于连州摄影节展出,同名纪录片项目正在制作中,获得CNEX/CCDF-7、东京纪录片提案大会奖、亚洲最佳提案和法国阳光纪录片大会奖。

入围作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2015年1月7日,法国《查理周刊》巴黎总部遭到突袭时,我正坐在卢浮宫的咖啡馆里刷朋友圈。那一刻之后的很多天里,抓捕、巡逻和稍后的大规模游行成为新闻中的要闻,而政治家、学者、艺术家以及其他民众之间围绕恐怖主义、移民、宗教和殖民地问题的论辩和争吵更让我难以释怀。在那时,我深切地被一句话所震动——那是在事件中遇难的《查理周刊》元老Jean ’Cabu’ Cabut 之言:“有时候笑会伤人,但笑、幽默和讽刺是我们唯一的武器。”对于此言,不存在认同与否,重要的是它让我对“暴力”及其背后繁杂的影响因素产生了一种表达障碍:太想说些什么,却难以开口——所言总是片面的,而片面将阻碍后续的表达。

所以我只能回到暴力和恐怖袭击本身关联的两端:加害者与受害者。

这六幅就是六起恐怖或者暴力事件。关于事件没有具体的选择标准,主要是图像资料相对好找。按照弗朗西斯·高尔顿(Francis Galton,1822—1911)的方式(这位英国学者希望从一个特定群体中找出该群体特有的脸部特征,因此将数张人脸肖像采用光学的方法投影到同一张底片,由此得到合成的人脸图像),我把事件中已被媒体确认的加害者的肖像合成到一起作为每幅作品的基底,而组成这些肖像的细小元素则是此次事件相关的大量图片。肖像之上覆盖着事件受害者的嘴部特写,这些红色正方形截图共同构成了一句与事件相关的话语(来自受害者及其亲人或者袭击者),并以摩尔斯电码的形式呈现。摩尔斯电码意味着转译,你愿意费点心思听听这些被埋起来的话吗?这一项目还包括6个音频,分别对应6幅图像。

人已去,遇难者也好,加害者也罢,沉默的他们再难与众人言。借着这回的创作机会,翻找着近几次事件受害者的Facebook,加关注的按键鲜活,但再无意义。无可交流,如鲠在喉。

何博

1989 年生于四川,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创作及理论方向艺术学硕士,《延伸的刺点》、《从此没人和你说话》、《自拍者:尺笺传影》(与许雷合作)等作品曾分别参加大理国际影会(2015)、丽水摄影节(2015)、平遥国际摄影大展(2015、2016)、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2016)等摄影展;获2016第16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艺术观念类优秀摄影師奖”。

入围作品:《23:47》

我们离末日究竟有多远?2015年1月22日,由芝加哥大学《原子科学家公报》于1947年设立的“末日之钟”被拨快了2分钟,距离“象征世界灾难末日”的午夜时分仅剩3分钟,这也意味着人类面临的生存威胁上升到冷战结束后的最高水平。诺查丹玛斯“1999年7月是世界末日”的预言曾让亿万人心神不宁。如今,1999年已经远去,但我们是否就此太平?从冷战到最近做出的一个个末日预言,诸如大陆陆沉、文明消亡等,现代的人们一直都处在旷世浩劫的阴影下。无论后人将怎样看待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时代都堪称一个焦虑的时代,并且我们今天要比过去的半个世纪承受着更为泛滥的恐惧。

在《23:47》中,作品内容由两个部分所展开。第一个部分探讨的是有关末日的种种可能性,从核冬天到生化恐惧、人口以及气候环境问题,并从人类的集体危机延伸到国家甚至个体的灭亡,政变、暴乱、信任危机所带来的隐喻式的末日。第二个部分虚构了一个遭到毁灭性灾难的世界,用稀少的物品和文字来探索这片土地的人们的生活状态、信仰和秩序,以及用虚构的合成的影像来展现地域、气候和环境。有限的表达让真实的人和虚拟的世界产生隔阂,并由此产生个人对这灾后世界的好奇和窥探的欲望,在时空和地域的迁移下产生对人的情感和文明异化的假想。两个部分互相独立又互相联结,共同构成这个时代我们对于末日议题的想象和讨论。

胡兆玮

1994 年生于杭州,现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摄影专业。

入围作品:《藏地影像》

西藏被称作人类第三极,其生存环境是恶劣的。而藏人面对艰苦的高原环境,却表现出内心的平和、豁达、坚韧和力量。他们身上流淌着信仰的血液,这也造就了他们对生命、生活不同的态度。恶劣的环境也成了人性展现的舞台。这组照片主要聚焦藏人的生活,既有宗教生活也有日常生活。实际上,在藏地,宗教和日常是包容在一起的,宗教体现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生活本身也是一种修行。之所以选用宽幅相机拍摄,是想在人物拍摄的同时可以更多地对环境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呈现。西藏的性格和高原环境是分不开的,离开环境的呈现是不完整的。照片拍摄自2008年至今,记录了这些年触动我的瞬间。它们没有太多深奥玄妙,生活就在那里,用眼睛去读就好。

凌飞

1973 年生于山西霍县;

1999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获硕士学位,现居北京;

2008年,“我眼中的甘南”群展,奇数展廊,北京;

2015年,《藏地影像》,第五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提名;

2016年,《藏地影像》,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第三名。

入围作品:《他方》缘起:

我父亲是一名摄影师,在我十二岁时,他第一次交给我一台相机,并带我去藏区拍照。时间过去了很久,当我四十岁的时候,我决定找到最初的图像记忆在脑海里残存的样子。

过程:

我为此选用了Lomo相机和过期多年的黑白胶片,回到藏区还原少年时的影像残痕。但是,藏区很神奇,它给了我设计之外的很多意外—那两部塑料相机第一次拍照就因为天气恶劣进了沙尘,这些沙尘在胶片上划出了“迷人的划痕”;还有那些过期20多年的老胶卷,不仅有了特殊的结像,而且到最后我才惊觉,它们就是我十二岁进藏区拍照那年生产的。冥冥之中,时间似乎真的回到了当初的原点。

这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获得。所以,藏区神奇,很多因缘和合,都在那里发生。

刘劲勋

1971年出生,生活工作于甘肃兰州;

2007年,第七届中国摄影艺术节暨第二届三江源国际摄影节,西宁;

2007年,丽水国际摄影节,丽水;

2008年,北京宋庄艺术区大风画廊个展,北京;

2008年,第三届三江源国际摄影节,西宁;

2009年,中国纪实摄影大展1949~2009,北京;

2009年,首届大理国际摄影节,大理;

2009年,平遥国际摄影节,平遥;

2010年,第四届三江源国际摄影节,西宁;

2011年,上海OFOTO艺术画廊个展,上海;

2011年,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杭州;

2014年,第五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济南;

2016年,首届天水摄影双年展大师邀请展,天水。

入围作品:《基因糖》

即便在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我们也无法完全解开基因的秘密,我们的生命为何延续,为何异变,为何如此不稳定?宏观上看,人类的独立性与进步在大的宇宙历史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土;微观上讲,人类可能只是基因实现自我延续自我进化的容器罢了。

于是,我在影片中围绕着基因的不稳定状态,把它扩大异化,人的身体随时会因为基因的异变而变化成各种生物。从而来看看,在这种具有科幻色彩的设定下,人类社会将会发生什么。同样在真实生活中,我们也在面临各式各样的基因危机,如何看待基因的异化与杂交,是进化还是退化,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是我在影片中试图去探讨的问题。

影片中,人物以外的所有场景与物体都是来自网络图片,我将它们打碎、重组拼贴在一起,制作成动画,对复制品进行复制,同样也是一种杂交,是用图片制造一个仿像的世界。既然如今很多人类都沉溺于以图像的形式存在于网络之中,那我就干脆让我影片中的人物生活在这些网络图像构成的平面国里。在我看来,当下的文化方式本就是一种现成的、重组的、采样的、杂交的方式。所以,在图像泛滥的今天,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在尽可能地使用图像而不是生产图像。

卢杉

1990年生于成都,

2009 ~2016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先后获学士学位、硕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2011年,后青春期的诗,中央美术学院,北京;

2012年,“纠结”——中荷摄影交流展(暨北京阿尔勒摄影节),中央美术学院,北京,海牙皇家艺术学院,海牙,荷兰;

2013年,“没有天空的城市”,元典美术馆,北京;

2014年,第五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美术馆,济南;

2014年,“共振”——中央美术学院在校研究生群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2016年,索卡實验室第一期:《基因糖》卢杉作品展,索卡艺术中心,北京;

2016年,第十三届中国独立影像展,实验电影论坛(EXiN),南京;

2016年,“从东到西”,卡尔斯鲁厄造型艺术学院,卡尔斯鲁厄,德国;

2016年,本地风光:两岸当代摄影新锐交流展,静虑艺术,台北;

2016年,“青年艺术+”,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北京;

2016年,BIFF实验影像展,荔空间,北京;

2016年,第九届M50新锐奖入围展,M50艺术区,上海。

入围作品:

《猎人-新世界》

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来说,城市街头、商业区、闹市等最能体现城市的时代感。我对于这喧闹繁华诱惑的城市充满欲望。每当我拿起相机走在闹市时,就兴奋无比,用猎奇之眼观察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猎物。

之所以将作品命名《猎人》,是因为我把相机当作武器,视自己为猎人,镜头内所有事物为“猎物”,街头就是我的狩猎场。我经常拿着“武器”在街头来回走动数个小时,只为找寻我的猎物,而发现猎物则让我兴奋不已。我喜欢拍怪人,他们对我有着无比的吸引力,记录他们、通过他们的面貌与动作去读取他们背后的故事。

选择66画幅是因为此画幅利于人像的表现。66画幅平缓、安静,视觉冲击力也不像其他画幅那样夸张。在这最平缓安静的画幅中,我选择广角进行拍摄,让这个系列的作品在安静中爆发。选择广角更加强了我与被摄者的沟通,融入他们,了解他们,拍出我的作品。

《猎人-新世界》是《猎人》项目的第二部,之后我还会一直拍摄下去,构建自己的城市人像。

孙小舟

生于北京,供职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策划与美术工作部,从事产品设计等博物馆相关工作,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人才库;自2012年开始至今,已拍摄多个摄影项目,《猎人新世界》是其中的一个项目。

入围作品:《小城碎戏》

“平淡”是贯穿始终的关键词,作品都是些日常片段和偶遇碎戏,人物普通,场景司空见惯,这些都来自中国秦岭山脉下的小城——临潼,那里是我的家乡。当我试图用童年中的一些人和事串起对它的记忆时,才发现它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它像大多数膨胀着急速发展的城市一样,在急切的扩张中丢失了原有的模样,记忆中的小城几乎被吞噬殆尽,而我只是一厢情愿地预料它未曾有过的改变。站在故土之上,我却成了一个陌生人。

王攀

38岁,十几年来一直在新闻媒体从事与摄影有关的工作,现为独立摄影师。

入围作品:《家·叙述》

《家·叙述》探讨了在中国传统式家庭结构中,由于家族关系的复杂性和强制性所造成的个体创伤经历及其在家庭成员中的影响。

在我成长的家庭环境中,传统的中国式家庭的亲族观念依然深深扎根在每个家庭成员的心中,这种以每个家庭为单位并延续到一个家族的共同价值观和道德观,也影响了每一位家庭成员的生活、信仰以及人生的选择,而当复杂的家族关系和个体的选择有所冲突时,所产生的冷漠和疏离感使我开始怀疑中国传统式的家庭关系的真实性和安全感。

在《家·敘述》这组作品中,我尝试通过雕塑、视频、摄影影像拼贴和线性装置来阐释在复杂的家庭关系中,作为被动承受者的我的个体经验,进而讨论作为个体身份在复杂家族关系中的离场以及认同感的缺失。

王佳

2012 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获学士学位;

2014年,“金驹奖”世界大学生摄影展,上饶;

2014年,SPAS荣誉展,威廉?哈里斯画廊,罗切斯特,美国;

2015年,《陌生的亚洲》,第二届国际北京摄影双年展,北京;

2015年,中国当代摄影书展1996—2015,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厦门;

2015年,谷仓摄影样书,谷仓当代影像馆,兰州;

2016年,毕业于罗切斯特理工学院图片艺术及摄影专业,获硕士学位;

2016年,获托马斯·艾坦导演奖。作品于2016年被罗切斯特理工学院华莱士图书馆收藏;

2016年,《家》,第六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学术展,济南,同年出版《家》。

入围作品:《大潭系列》

《大潭系列》(2016)源自一趟几近无用的寻找,希望借寻找历史会议的会议厅而获取个中内情。作品不但揭示与作品同名的会议室,更透露大潭真正所指的其实乃香港的一个水库。水库与当年的面貌与会议室的平面图并置,驱使对会议的真正含义作另一次审视。

《自主以外的事系列》

照片中形状各异、色彩纷呈的石头宛然被画上一条线将它们串联起来,但其实这只是视觉与理解之间的误差:事实上,照片中的每一块石头自身就带着一条天然而成的纹理。艺术家在一趟步行中仔细地逐一检视并收集纹理能连上的石头。整个寻找及收集石头的过程漫长、重复,而且是凭他个人的意志或劳力也不会有必然结果的一种行为过程。在艺术家看来,这种对于时间无力抵抗的困境,如同人与人之间彼此的关系。这种仿佛没有意义的举动不单是一次思考的过程,也是一次休整的尝试。

《智者在哪》

艺术家引用成语“铁杵成针”的寓言作为持续的行为及装置作品《智者在哪》的文本。故事讲述年幼时逃课的诗仙李白在河边碰到一位智者,并因此被启发勤奋学习和相信毅力是成功必备的条件,艺术家确切地把故事的寓意套用在他的艺术创作上,尝试把一根长度和重量跟艺术家都一样的铁杵磨成缝纫针。艺术家补充说:“这将会是一生的作品。”即便是否终有一天能“铁杵成针”,但可以肯定艺术家的创作强调过程的重要性和他认真地对待自己无度的(若非无谓的)付出。正如巴塔伊(Georges Bataille)所言:“人的能量只有在献身于毫无效益的消耗上才算是自由地运用。”当观者站于极简的《智者在哪》前不但能感受到艺术家对因要成就一个绝望而无情的任务而肩负的强大意志,也能体会他对乌托邦的向往、信念和渴求,追寻肉体及观念在艺术和生命中实践的界线。

黄荣法

1984年生于香港,现工作及生活于香港,摄影作品曾入围杰出亚洲艺术奖(2012)、法兴银行艺术奖(2010);

2007年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创意媒体系,获荣誉学士学位;

2010年,“一个鳗鱼师傅的故事”,Oyoyo Art Center,札幌,日本;

2011年,“无题──失认系列(一)”,录映太奇,香港;

2013年,毕业于伦敦大学斯莱德艺术学院,获纯艺术硕士学位;

2013年,“铁杵成针”,Tintype Gallery,伦敦,英国;

2015年,“无题─高速公路”,劳斯莱斯陈列室,香港;

2016年,“短划;喧笑;水塘”,亚洲艺术中心,台北;

2016年,“KIGOJA标准时间(KST)”,KIGOJA,首尔,韩国。

入围作品:《改造场》

你被改造过吗?对,就是你,通过强制劳动手段对你进行改造?

在公共安全管理机构企业名录中搜索到这样一条信息:“单位名称:宁夏回族自治区平罗监狱;主要经营:劳动管教;主营产品:劳动管教;成立日期:1960 年10月1日……”

这些影像就来自迁出并未拆除的平罗监狱,那遗存物,不仅有旧的,还有新生的。

每块颜色之间的相互侵蚀,谁改造了谁?从狱窗射入画面的几道光线是对影像的改造吗?大墙下面冒出来的“新木”改造了什么?人造物改造了自然?还是自然终究会改造人造物?人可以改造人吗?那人又能改造了什么?

“改造场”这个摄影项目是不是谣言呢?

闫亮

1982年生于宁夏银川,2008年从事摄影,现为职业摄影师。

入围作品:《虫说》

一只虫子从我眼前缓慢爬行过去。我看见它由生到死,逐渐消亡。春天时我看见它,秋天时我不见它。

世界说:我将神迹显现于你。

于是我看见了生命的轨迹。

它蜿蜒如同雨天里的那条小河流,卷着落叶头也不回地远去。

我听见了密集的心跳声,躁动如鼓点,敲打着我的耳膜。

我还听见了腹部皮肉與岩石摩擦时窸窸窣窣的声音。

它对我说:我是宇宙之上。我是所有。我从未死去。

也许因为学画画的缘故,对于自然的纹理,总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特别是一些常常被人群所忽略的微小事物,这些细小的痕迹,见证了它们的一生。我试着使用影像记录了一些无脊椎生物在进食之后留下的图案,以此表达万物皆有灵性,即使是虫子在无意识状态下也能创造出画面,它们存在过,精彩过,却难逃被人遗忘。而留下的这些印记,就是它们一生的绝唱。

杨智舒

1993年生于四川省南充市;

2016年,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现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

入围作品:《致幻》

这组照片拍摄于2012~2016年,在我所生活的世界里观察到一个并不为他人所挖掘到的、属于我自己的世界,充满了粗糙的、也是即兴的观感。无论是站在城市的最高处,还是躲在晃动的车厢里,借着相机快门的记录性,我写下了每天的日记。

我们自以为对所处的世界熟悉,但现实并不如你所见那般真实可信,表象之下往往隐藏着丰富的内涵,当自己面对“真实”世界时它们却变得异常陌生,置身在幻觉和现实的深处,令我兴奋。然而不得不承认我们一直活在这虚幻的边缘中,真实使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尖锐,梦境愈来愈逼近生活。美好的事物都容易流走,唯有影像,它融合了彼时此刻的时间空间,就像电路两端被接通一样,交错缠绕,让我的眼睛去记录。影像的魅力如此之大,让我拥有了一片另外的世界,久而久之我变得十分贪婪,最终迷失在自己营造的假象里。

曾戈

1990 年出生于广东汕头,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曾为摄影记者,现为自由摄影师,从事视觉艺术创作与工作, 现工作生活于广州。2010年,《沉默》,广东省第23届摄影展览青年组,广州;

2011年,《空间》、《城市的伪装》,首届全国青年摄影大展?景观组、专题组,北京;

2013年,“無有”第二届观念摄影展,深圳;

2014年,“致幻”个人摄影展,广州联合书店UN Space,广州;

2014年,“FREEDOM”实验落地摄影展,东京,日本;

2015年,获得广州美术学院艺术学理论硕士学位;

2016年,出版个人摄影书《致幻》并被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收藏;

2016年,“日常·遇见”——中外青年摄影大展,第十一届中国摄影艺术节,北京;

2016年,“Art Book in China 2016”abC 艺术书展,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上海;

2016年,参加图虫网“街拍中国”上海站·王轶庶工作坊,作品收录于《突然街拍》一书;

2016年,个人摄影集《致幻》被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收藏;

2017年,Grand Prix Fotofestiwal 2017 Exhibitions,罗兹,波兰;

2017年,华为“一个人,一座城”城市创作计划合作摄影师,获最佳影像故事奖。

长河摄影网 君峰徕卡 摄影圣经 手机摄影手册 张张丽摄影 摄影早自习 咔啪 米拍 摄影迷

720云全景摄影网,关东摄影网,美空网人橡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