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摄影网

主页 > 君峰徕卡 > > 正文

昆明湖歌词:丁宝桢杀了大太监安德海后,慈禧是怎么报复他的?
2020-06-28 君峰徕卡

安德海被杀,丁宝桢并没有因此受到报复,更没有获罪,相反,性情刚烈的丁宝桢,因为斩杀了安德海,一下子得到了朝野上下的热烈赞许,声望一度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立下军功的重臣并驾齐驱。

杀了慈禧身边大红人,丁宝桢怎么会反而安然无恙呢,这里面有两个原因:慈禧的容人之量和安德海的咎由自取,这还要从安德海出京前说起。

安德海发迹自辛酉政变,因为冒死充当慈禧和奕䜣的信使,政变成功后受到重用,成为天字第一号大太监。

安德海毕竟年轻,得势时只有16岁,年纪轻轻难免恃宠而骄,他本人性格又狡诈多变,好搬弄是非,很快得罪了包括恭亲王奕䜣在内的诸多大臣,加上当初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是开了清朝先例,大费了一番周折。

在垂帘之初,就在诏书中约定,等六岁的爱新觉罗·载淳年长大婚之后,就还政于皇帝,所以,在程序上来说,天下终究是载淳的,这点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偏偏载淳从小就看不惯安德海,起因是安德海是慈禧身边的人,在咸丰皇帝在世时,慈禧还不叫慈禧,只是个懿贵妃,也并不算得宠,咸丰最敬爱的是皇后钮祜禄氏,也就是日后的慈安太后,其次是丽贵人他他拉氏,只是她们肚子不争气,皇后没有子嗣,丽贵人仅生一女,只有懿嫔为咸丰生下了唯一的儿子载淳,母以子贵,连升几级晋封懿贵妃。

懿贵妃虽然生下了儿子,儿子却并不由他养,宫中自有人抚育,平时也多是由皇后照顾,相比之下,懿贵妃反而像个后妈,她对载淳自小严厉,比不得皇后性子温婉柔和,所以载淳更亲近的是皇后,对这个亲妈反倒是非常害怕,有机会就想躲着她,以免被责骂。

懿贵妃在教子上算不得成功,对权术却格外热衷与敏感,儿子是帝位唯一继承人,却老往皇后那边跑,她不由得暗生戒心,怎么办呢,手下最亲近的太监安德海就成了她暗中监视载淳的工具。

安德海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为懿贵妃办事,却是尽忠职守,一天要打数个小报告,皇子今天跟谁玩了,玩的什么,甚至皇后跟载淳独处所说的话,他都能通过皇后身边的宫女太监打听得来,报告给懿贵人,甚至还根据个人喜好,添油加醋,如果载淳做了不合慈禧心意的事,难免受到责备,时间久了,载淳知道是安德海在里面捣鬼,就此深恨安德海,在他五六岁的孩提时代,就经常对身边太监说,要砍安德海的头,仇恨的种子,就这样在小小的心里萌芽。

载淳,是安德海最不该得罪的人。安德海却自认为有慈禧保护,皇帝也不敢拿他怎么样,这种幼稚的想法,让他付出了人头落地的代价。

时间很快到了同治八年,皇帝已十四岁,再过两年,到了十六岁,就可以册立皇后,两宫到时候也要还政于皇帝,让他自己亲政。这个时间,正好是太平天国和捻军都被剿灭,持续十几年的激烈战争终于告一段落,对清廷来说,算得上是承平之世,所以皇帝大婚,格外隆重,提前几年就要开始置办物品,修葺宫殿,各项准备都要开始进行。

慈禧身边的大红人安德海,早就想出京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还可以大捞好处,奈何清朝有祖制,太监不得出京,出京就要掉脑袋,但以安德海此时的身份,诸多王公大臣都要让他三分,这点祖制,在他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从筹办大婚起,安德海就不断在慈禧耳边吹风,今天说江南采办的东西太寒酸,明天说广东采办的东西不够好,最好是派个信得过、能干的人往江南、广东走一趟,摸摸底,也好把东西落实了,同时把价格里的虚头给砍掉,慈禧被他几次三番一说,也觉得在理,有心派他去,碍于祖制,却不能直接点头,不过在安德海看来,慈禧不反对,等于就是默认了。

慈禧虽然没有意见,但还有个障碍在于皇帝,载淳此时虽然还没有亲政,但随着年龄渐长,两宫太后也开始逐渐培养他独自处理政务的能力,也就是说,在官员心中,他已不再是个孩子,越来越接近于皇帝,此时的载淳,已经相当于半个皇帝,许多事情,他已能够做主。

所以,虽然在安德海心里,载淳还依然只是个十几岁的毛孩汉中市龙岗中学,不过不能不表示尊敬,而且载淳从小就看自己不顺眼,自己要出京,如果不征得他的同意,万一捅了什么篓子,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小皇帝讨厌自己,如果自己直接去跟皇帝说,肯定得碰一鼻子灰,安德海想了个办法,送了点礼给皇帝身边得力的小太监,让他代自己去谈谈皇帝的口风。

安德海在宫中飞扬跋扈,大多数人都吃过他亏,大家都上下一条心视安德海为公敌,这个小太监也不例外,加上皇帝一再对身边人说要杀安德海,他早就把安德海当成了敌人。于是他反而跟载淳商量,怎么利用这个机会,治安德海于死地。串通完毕,他回复安德海:“万岁爷没那么大工夫,来管你的闲事。”这句话,正符合皇帝的性情,同时在程序上说,皇帝并没有点头答应,只是表示知晓此事。然而在一心出京的安德海听来,跟慈禧的态度一样,皇帝既然没有反对,那就表示同意。

安德海据此认为,自己出宫的两大障碍,都已扫除,在外面就算有什么差错,也可以抬出太后跟皇帝来抵挡。

七月初六,安德海准备好两艘太平船,船上挂着龙凤旗,插着两面大旗,一面写着“奉旨钦差”,一面写着“采办龙袍”,还挂了一面小旗,上面绘的是一个太阳和一只三脚乌鸦。跟着安德海出京的,还有他的媳妇马氏,妹妹、侄女、叔叔、族弟、听差、老妈子和好几个想捞取好处的太监,一行有三十多人,为了保证安全,船到通州,安德海还雇了十来个镖局的镖师保护。

船队一路从北京到了天津,随后直下山东,到了山东巡抚丁宝桢辖区。

丁宝桢清廉刚正,早就对祸乱宫内的安德海深为不满,甚至放出话来,安德海如果敢擅自出宫,到了山东境内,必定要将他绳之以法。安德海却自持得到了慈禧和同治的允许,根本不把丁宝桢当回事,大模大样进了山东,他那两艘船,极其引人注目,一到德州,早已得到丁宝桢手令的德州知州赵新立即报给了身在济南的丁宝桢。

丁宝桢一看安德海入网,立即下令:有安姓太监,自称奉旨差遣,招摇煽惑,真伪不辨。用四百里驿递加急送到东昌府知府程绳武处,命令马上抓捕安德海。

程绳武是个能员,他也不派大队兵马,带着手下一个千总,二十多个亲兵,先行赶到泰安,假传泰安县官员派人迎接钦差上岸休息,安德海不知是计,欣然率众上岸,随即被控制在巡抚衙门。

丁宝桢亲审安德海,起初,安德海振振有词,口称奉慈禧懿旨,但既拿不出旨意,也没有军机勘合,沿途官员更没有收到京里的上谕。

既拿不出证据,就是假冒钦差,而太监不准出京,更是人尽皆知的规矩,两条里只要一条,就可以杀安德海。

不过丁宝桢为了妥当起见,还是暂时留了安德海一命,他派人送出四百里加急奏折到京城请旨。此时载淳早就在留意山东、江苏等地来的奏折,因为按照时间推算,安德海应该进入了山东。此时慈禧已经给了他先行审阅奏折的权力,所以他每天等内奏事处将黄匣子送到,首先就挑这几个衙门的奏折看。

所以,丁宝桢的折子,第一时间就到了载淳手里。

载淳看明白以后,立即召来恭亲王奕䜣为首的军机大臣,大家的心意其实一样,当即决定,就地正法,奕䜣同时派出歩军统领衙门左翼总兵荣禄带兵看住安德海京里宅第,以防生变。

宝鋆拟旨,皇帝朱笔御批,以八百里加急送出,第二天晚上就到达济南,这边丁宝桢早就磨刀霍霍,收到谕旨,唯恐有变,连夜提出安德海,半夜里就押赴刑场,一刀斩讫。一代权宦,被抓五天后,就此身首异处,大快人心。


慈禧这边,当然不能隐瞒,载淳故意拖延到谕旨已发出,才去面见慈禧,禀告此事。这时候木已成舟,就算慈禧想保安德海,在那没有电话,没有视频的年代,全靠快马传信,这时就算再派人去追,也早已来不及。既然安德海性命已经不保,也就无所顾惜,慈禧反而趁此机会,雷厉风行地办一办,反而能落个贤明的名声,所以她干脆指示,其他几名太监,验明正身,由丁宝桢一起绞决,又召见内务府大臣,责备他们对太监约束不严,说要振钫纪纲,明发上谕,申明朝廷的决心,上下官员,自然无不称颂圣母皇太后圣明。

对于慈禧来说,安德海被杀固然可惜,但与自己的政治名声相比,区区一个安德海实在算不得什么,只当是枚棋子,弃了就弃了。三条腿的母鸡不好找,聪明能办事的太监有得是,没必要为此事与皇帝和大臣闹得不可开交。

最得意的当然是丁宝桢,诛杀了安德海,得到天下赞誉,流芳百世,仕途没有丝毫影响反而官声日隆,最后升任四川总督,去世后追赠太子太保,入祀贤良祠,并在山东、四川、贵州建祠祭祀。

丁宝桢诛杀安德海可以说是晚清最为人熟知的政治事件,他以巡抚之身敢诛杀连一品大员都不敢轻易得罪的慈禧宠宦安德海,至今为人所渐渐乐道。1869年慈禧宠宦在毫无圣旨的情况下,违反满清先祖所定下的“宦官不得私自出宫”的祖制出宫游玩,更甚者还非但不收敛反而是乘机沿途大肆向地方官员索贿,而地方官员因安德海是此时权倾朝野的慈禧太后的宠臣,所以大多都只能忍气吞声的给予贿赂。地方官的这种做法也无形中的助长了安德海的嚣张气势,他越发的不知收敛,最终他的这种做法惹怒了当时的山东巡抚丁宝桢。



8月2日,丁宝桢遂命泰安县令何毓福以太监不得私自出宫,且其所作所为不合体制的理由捉拿安德海,而后送往济南由他亲自审问。后丁宝桢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将安德海的所作所为上报给同治皇帝和两宫太后询问到底该如何处置。当然此时被慈禧得知后,作为自己的宠臣她当然会极力保全安德海的性命,但无奈的是同治帝和慈安太后都力主将其诛杀以平民愤,而朝中三分之二的大臣也都同意就地格杀,最终慈禧无奈只得同意。



8月6号,军机处向丁宝桢发出密谕,称“安德海乃私自出宫,并且有种种不法行为,如严惩恐难平民愤,更难维护先祖祖制,所以若证据属实则无需再审可就地格杀。而其随从也可自行处置,无需再请旨”。之后丁宝桢接此诏谕后,在再三确认属实的情况下,将安德海就地正法于济南。

其实在看了以上的具体的细节之后,我们不难发现其实并非是丁宝桢自己私自杀掉安德海,他是在同治和慈安的同意下,军机处的密谕下才杀了安德海。也就说丁宝桢是奉了朝廷的谕旨的,安德海的死是经过朝堂上的讨论之后才决定的,而丁宝桢只是执行命令的人,他是听从朝廷的命令罢了。那么你说慈禧会去报复一个听从朝廷法令的官员吗?再者安德海的死虽与丁宝桢有关系,但是根本原因却不在丁宝桢,而在同治和慈安。



说白点,这就是皇帝和两宫太后之间的博弈罢了,生前的安德海借助着慈禧的宠信,在皇宫中那是为所欲为,可以说连同治帝都不放在眼里,而且更是时常离间同治和慈禧母子之间的关系,对于慈安安德海更是不放在眼里。可以说慈安和同治对于安德海都没有好印象,他们本来就想对他除之而后快,但一直都是苦于没有借口。而丁宝桢上奏安德海擅自出宫恰好给了同治和慈安的借口,于是当然就要“借题发挥”啦!更甚者由于安德海生前也从未把百官放在眼里,碰到他们那也是趾高气扬的,百官也巴不得他早死,就这样在这些大佬的操作下安德海走向了人生的最后一刻。


只能说安德海的死不怪任何人,只是因为他自己,他过于蛮横,也过于恃宠而骄,更是不知收敛,只能说他的情商实在是太低,如果他能如李莲英那般的会做人恐怕他不至于会落的个如此下场,他的死不在于他的贪财,而只在于他的目中无人。

不过也许很多人都不明白,再如何安德海也是慈禧身边的宦官,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不管怎样一个臣子居然敢杀了自己主子的奴才,就等于是打慈禧的脸,那为什么到最后慈禧彻底掌权却不报复丁宝桢呢?其实丁宝桢和慈禧这里两个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一个是屹立在官朝屹立数十年不到的封疆大吏,而另一个则是到后面执掌满清五十余年的老佛爷。丁宝桢知道安德海对于慈禧的重要性,所以虽然他十分想杀掉安德海,即使他知道满清的祖制宦官私自出宫可处以极刑,但是他依然上报给同治和两宫太后,并在奏折中特意写到“其境内发现一位自称是安德海的人,由于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而这是皇家的事所以就由皇上明断。”其实丁宝桢就等于是将自己置身度外,安德海的死完全就有朝廷上的那些大佬来决定,而最终即使安德海死了跟丁宝桢关系也不大了,因为我这是听旨杀人。



而慈禧更不傻,她其实知道安德海是死有余辜,即使安德海的确是她的宠臣,但是最终要杀安德海也是慈禧自己同意的,如果她在之后报复完全就是听旨杀人的丁宝桢,你让百官会如何想?你让天下人如何想?而在当时慈禧的地位并不稳固,即使是慈安和同治死后,光绪形同傀儡皇帝,她的地位依然不是很稳固,因为这天下说实在的还是光绪帝的。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因为一个太监的死来去报复一个满清政治地位极其高的丁宝桢这样的封疆大吏,她非但不会去报复,反而还会对其特殊对待,借此来向天下人和百官彰显自己的宽宏大量,“你看丁宝桢这个曾经杀掉我宠宦的人都能被我重用,你们这些曾经跟我没仇的大臣不是更能受我重用吗?所以跟着我干吧。”。



而事实上也的确慈禧掌权后,丁宝桢非但没有被报复,反而官当的是越来越大。先是在光绪二年被赐头品顶戴、太子少保,后更是被赐实职署理四川总督,同时兼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衔。其死后更是享尽殊荣,先是追赠太子太保,并追谥“文诚”,后慈禧太后更是允许山东、四川和贵州三省为其建祠祭祀,同时更是被允许入祀满清为忠臣所建的“忠良祠”。

清末历史上的大太监安德海被杀案发生后,慈禧的确实施过报复,不过并不是报复时任山东巡抚丁宝桢,因为杀安德海一事并不是丁宝桢个人所能决定、所敢于决定的事情,此事的幕后,实际上有着恭亲王奕訢的影子。

慈禧和恭亲王的矛盾,起自祺祥政变之后。在祺祥政变中,二人原本是政治盟友,将咸丰帝留下的顾命八大臣体制彻底颠覆。不过慈禧和恭亲王都有着极强的权力欲,互相怀疑对方的政治意图,以至于在清廷高层产生了由暗及明的严重权斗。

1865年,慈禧借御史上奏参劾卡巴007为由,褫夺恭亲王的议政王衔。此后,1869年,就发生了安德海被杀案,而此案的重要支持者就是恭亲王,可以视作是恭亲王对慈禧采取的报复和政治反击。

安德海被杀发生后,慈禧对恭亲王的怒火表现得非常清晰,但是忌于慈安太后,采取了隐忍态度。到了1880年,突然发生著名的午门护军案,围绕一名小太监和一名午门护军的争执,慈禧竟异乎寻常的大动肝火,非得要把涉事护军诛杀,而此时,午门护军的管理者实际就是恭亲王。

1881年,慈安太后逝世,恭亲王在中枢的位置岌岌可危,果不其然的是,到了1885年中法交恶后,慈禧就借着御史奏参恭亲王对外交涉不利,发动了著名的“甲申易枢”,不仅恭亲王被罢免,整个以恭亲王为首的军机处班底被全部撤换,由此慈禧获得了对恭亲王的战役性胜利。

作为后话,被罢免后的恭亲王虽然被逐出权力中心,但也并不是就此再无作为,而是在慈禧势力坐大的情况下,采取隐忍态度。1891年,慈禧用于取代恭亲王的政治盟友醇亲王奕譞突然去世,慈禧一派的政治势力严重削弱,而以翁同龢等为首的,标榜拥戴光绪帝的帝党人物与恭亲王有渐趋走近的态势。到了1894年中日交恶,借着慈禧后党一派的李鸿章北洋军队在战争中作战不利,帝党发起政治攻势,向慈禧逼宫,逼迫慈禧重新启用恭亲王,慈禧虽数次拒绝,但在局势逼迫下,最终被迫批准恭亲王重新出山,入主军机处。

昆明湖歌词

长河摄影网 君峰徕卡 摄影圣经 手机摄影手册 张张丽摄影 摄影早自习 咔啪 米拍 摄影迷

720云全景摄影网,关东摄影网,美空网人橡摄影